張志坤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瘋來鋒語 - 張志坤首頁
“伊朗危機”的發展路徑及未來前景
2019-07-10
字號:
    曠日持久的“伊朗危機”一直徘徊在戰爭邊緣,危險和突發事件與日俱增、有增無減,這引起人們極大的擔心:會不會有朝一日爆發戰爭?這場危機今后一個時期將怎樣發展呢?

    一、戰爭暫時不會爆發

    這些年來,有關美伊戰爭的話題被人們廣泛談論,每一次“伊朗危機”到來的時候,人們都要對美伊戰爭做各種各樣的猜測,此次也不例外,包括中國媒體在內,有關美伊戰爭的各種議論沸沸揚揚,儼然明朝即將開戰打響一般。

    但是,在筆者看來,美國同伊朗之間的戰爭今后相當一個時期還打不起來,基本原因是伊朗不想打,美國不敢打。

    從伊朗方面來說,伊朗不會主動向美國發動戰爭,它沒有這個動機,力量對比也不允許。伊朗的政治家們都非常明智,從多年的戰略實踐來看,他們的戰略指導堪稱高明,因此,美伊之間力量對比相差懸殊,這樣簡單的戰略常識他們了如指掌。他們一直所努力的不是發動美伊站戰爭,而是嚇阻美國使之不敢發動戰爭。

    伊朗之于美國是這樣,之于中東各國也是這樣。伊朗對沙特、對阿聯酋、對以色列等也沒有發動戰爭的動機,即便如“國際社會”所大肆鼓噪的那樣,伊朗有著強烈的地區野心,但推動實現自己的地區野心,伊朗擁有很多更直接、更有效的戰略手段,比發動戰爭更可靠。任何有點常識的戰略指導者都明白,發動戰爭容易,結束戰爭很難,誰都知道怎樣發動戰爭,但很少有人知道怎樣結束戰爭,而不知道怎樣結束戰爭的人,發動戰爭就是莽撞的冒險。伊朗的戰略家們并非是莽撞的冒險家,多年來他們的表現已經很好地證明了這一點。即便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那場兩伊戰爭,也并非伊朗所發動,而是伊拉克薩達姆在西方慫恿下莽撞冒險的結果。

    從美國方面來說,發動一場旨在顛覆或者鏟除伊朗現政權的戰爭歷來都是美國重要的戰爭計劃,也就是說,美國一直想對伊朗打仗,只要時機有利、條件允許,美國將毫不猶豫地發動一場大規模的美伊戰爭。

    但是,迄今為止美國仍然難以下定對伊開戰的決心。第一,伊朗并不好打,是個難啃的硬骨頭,這從美伊之間的歷次直接沖突與間接暗戰中得到明確的體現。伊朗方面聲稱,“美國36個軍事基地都在伊朗的監控之下”,并非是虛張聲勢;第二,打仗容易勝利難,得失利弊之間,代價與回報之比,難以權衡把握,如果因此把中東打爛,出現美國也難以收拾的局面,對美國也并非有利;第三,如果像當年入侵伊拉克那樣發動一場大規模的侵略戰爭,美國可能會再次陷進阿富汗式的泥潭,這將成為另一場噩夢;如果僅僅進行一場外科手術式的打擊,則難以達成戰爭的目的,而且還把局面打得一片混亂。

    正是出于種種因素的制約,現如今美國還難以下定對伊開戰的決心,霸權目前不敢做這樣的冒險。

    二、搏斗仍將激烈進行

    戰爭雖然打不起來,但美伊之間的綜合搏斗仍然將長時間激烈地進行下去,這將是今后一個時期“伊朗危機”的基本態勢。

    在美國方面,美國不會放過伊朗(有關這個問題,請參閱筆者《“伊朗危機”還要持續到幾時》、《戰略決心是不可忽視的威懾--伊朗擊落美軍無人機的啟示》等文章),將繼續動用除直接戰爭以外的一切極限手段對伊朗施壓,具體表現在如下:

    第一,繼續進行經貿封鎖,盡最大努力掐斷伊朗的石油出口,從經濟入手狠狠打擊和削弱伊朗;

    第二,繼續進行大尺度的軍事威懾,不斷派遣各種武裝力量進行挑釁,對伊朗搞戰爭擦邊,使伊朗全國上下一直處于臨戰狀態,使其軍事機器始終滿負荷繃緊而不敢稍有松懈,從而形成巨大的壓力;

    第三,加大同伊朗進行間接戰爭以及各種形式暗戰的力度與烈度,包括頻頻發起對伊朗網絡戰爭,扶持武裝反對派滲透倒伊朗國內搞恐怖破壞活動;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地打擊親伊朗的組織與派別;扶持沙特對抗也門胡賽武裝,等等。旨在通過“間接路線戰略”沉重打擊伊朗的力量體系;

    第四,把以色列推到前面沖鋒陷陣。美國、以色列、沙特是當今世界最為恐懼伊朗的三個國家,原因各有不同,但都生死攸關,因此同伊朗都不共戴天??缮程鼐褪且粋€扶不起來的阿斗,看起來是石油經濟巨人,其實就力量而言,完全是一介侏儒懦夫,目前看用來對付伊朗基本指望不上,能給美國助一臂之力的,只有以色列。在敘利亞戰場,以色列已經沖鋒在前,正在同伊朗激烈搏斗,今后美國將推動其加大力度。在此基礎上,美國的政客們還正在謀求推動讓以色列直接同伊朗交鋒,用一場“以伊戰爭”來替代“美伊戰爭”,如此將給美國提供廣泛的回旋余地及操作空前;

    第五,把歐洲推到前臺,美國與歐洲演好對伊雙簧

    從戰略層面而言,歐洲一直都是美國的工具與走狗,服務美國的戰略需求與目標一直是歐洲作為一個整體所努力的方向,只不過歐洲與美國一直在演雙簧,密切配合搞“軟”與“硬”的兩手。在伊朗問題上也是這樣,歐洲假惺惺地裝出一副和事佬的樣子,力圖引誘伊朗按照西方的步驟安排它的核活動,遲滯伊朗在核技術領域的突破與進展。今后一個時期,只要美伊戰爭沒有爆發,歐洲還將扮演這樣的角色,不斷用各種手段誘惑伊朗,使之不能絕然下定發展核武器的決心。一旦美伊戰爭爆發的,英法等將和美國一起對伊朗大打出手,而歐洲其它各國則將輕松自在地作壁上觀。

    伊朗將怎樣應對上述這樣的局面呢?

    有關伊朗的應對,筆者《伊朗的反擊打得很精彩》一文已經對做了比較多的陳述,這里再另外補充兩點:

    一是伊朗需要尋找強有力的戰略盟友

    遍觀全球,敢于在美國霸權面前挺立不屈的國家實在沒有幾個,而既有實力又敢于同美國對著干的國家只有俄羅斯。如何實現俄羅斯伊朗關系的突破,這是伊朗所必須加以解決的大問題。在這個問題上,伊朗應該丟掉一切包袱,特別是應排除本土不駐外國武裝力量的禁忌。此前,出于敘利亞戰爭的需要,俄羅斯曾派駐戰略轟炸機進駐伊朗,結果引起伊朗國內的政治麻煩,導致俄羅斯很快退出,這件事只能用遺憾來形容。如果伊朗能同俄羅斯在戰略上捆綁在一起,伊朗的安全就增加了顯著的可靠性。從俄羅斯的戰略實際出發,俄羅斯將視伊朗為強有力的支援,而不會將其當做包袱,雙方有可能一拍即合。

    二是伊朗需要全力打造自己的戰略“殺手锏”

    雖然在勇氣、決心與力量的支撐下,現如今伊朗在危機中并未落下風、呈敗相,但伊朗手中缺少對美國一擊必殺的利器也是事實,這對伊朗相當不利。事實上,對比美伊對抗和此前的美朝對抗,人們能夠發現,就綜合實力與經濟條件而言,伊朗的狀況明顯好于朝鮮,但如今所面臨的安全形勢卻遠不如朝鮮,究其原因,關鍵就在于伊朗手中沒有朝鮮所擁有的那種“殺手锏”。竊以為,伊朗的戰略家們應該深刻地認識到這一點,及早地補上這塊要害性的戰略短板。

    現在看,伊朗正在朝這個方向努力,道路無疑將相當艱難險惡,在這個問題上,只要伊朗一日不突破,就一日不深陷危機,想要讓曠日持久的“伊朗危機”迎來新的轉折,實現自我救贖,伊朗就不能不好好學學朝鮮。

    三、前景問題中有關兩個問題的辨析

    有關“伊朗危機”發展路徑與未來前景,其中涉及到的問題很多,諸如危機給中東局勢帶來多大的影響,給世界經濟帶來多大的影響等等,但如下兩個問題值得提出來加以談論:

    其一,所謂“封鎖霍爾木茲海峽”

    長期以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一直都渲染伊朗封鎖霍爾木茲海峽的話題,營造出美國在保護波斯灣暢通而伊朗刻意要加以破壞一般。其實,這不過是 “伊朗威脅”這個神話的一個具體內容而已?!耙晾释{”本就是美國出于霸權戰略需要所制造出來了,“封鎖霍爾木茲海峽”的說法自然也不例外。事實上,伊朗既沒有封鎖這個海峽的必要,也沒有進行這等封鎖的??漳芰?,幾十年前兩伊戰爭期間的油輪襲擊戰,主要都是伊拉克方面在西方的支持下干的,為的是栽贓伊朗、激化局勢,以獲得更多的外援?,F在,伊朗所力求爭取的恰恰是這條航道不受限制的暢通,但目前已深深受制于美國??梢院敛豢鋸埖卣f,對霍爾木茲海峽及波斯灣航行的威脅并非來自于伊朗,相反,這種危險恰恰來自于打著“航行自由”旗號的美國及為其所支配的各個走狗,哄抬石油價格對他們而言利大于弊,并且還可借此掐斷伊朗的石油出口。前些日子,他們已經上演了一場賊喊捉賊襲擊油輪的低級把戲,今后他們還可能繼續再搞這一套。

    其二,所謂“通過對話解決爭端”

    這是某些大國熱衷并經常掛在嘴邊的外交辭令。不錯,現在包括美國在內的整個西方都在呼吁伊朗回到談判桌來,呼吁美伊兩國通過談判解決爭端。但問題在于,所謂美國同伊朗的爭端本來都子虛烏有,所有的“爭端”都不過是美國所人為捏造出來的東西。在這樣的前提下,把所謂的“爭端”拿到談判桌上談判,其結果要么是伊朗吞下美國所捏造的苦果,要么就是屈從美國締結一個不戰而敗城下之盟。上述這些統統都為伊朗所難以接受,這就是迄今為止伊朗一直拒絕同美國談判的原因。

    基于這樣的原因,今后伊朗接受美伊談判的可能性也不大。雖然伊朗所面臨的壓力與日俱增,未來難以完全拒絕談判,但伊朗將會尋求有俄羅斯參與其中的談判,以便使這種談判具有一定的制約性和一定的保障意義,否則就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總之,“伊朗危機”來日方殷,美伊雙方將長期在不戰不和的膠著狀態下搏斗較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人長期從事教育工作,屬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謂“在行恨行”,本人對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卻對國際政治、戰略問題情有獨鐘,幾年來撰寫了大量文章,盡抒杞人憂天之俗情,渾不知自己是吃幾碗干飯的。這大概也折射出了當代中國社會的一種新面貌,即:當今中國今雖則處在市場經濟下欲望澎湃的時代,但來自于基層老百姓之愛國、憂國與強國的呼聲及沖動依然強烈,這必將形成一種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戰略威懾。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所以本人樂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計收獲,冀以愚者之千慮,俾達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awyo.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澳门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