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頁
再談中華系統論之“綱與目”
2019-07-10
字號:
    近階段以來,香港泛民主勢力在修例大戰中的甚囂塵上,令人發指(有些臺獨分子也跟著起哄),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其一直所接受的是西方科學教育,自認為歷史會沿著他們所認定的方向發展,所以在西方勢力的慫恿下,他們便張牙舞爪愈發瘋狂了起來。

    在我國歷史中還有一種現象,即我們有些國人一旦被西方科學文化給洗了腦,便變成了“香蕉人”,自覺高人一等,其在自己同胞面前會表現得比他們的“洋大人”還要傲慢,“狗眼看人低”的現象時有發生,魯迅曾稱這類人為“假洋鬼子”,港獨與臺獨也屬于這種情節。而如果將中西方文明和文化的“綱與目”基本脈絡理清楚,再將西方文明給予抽筋剝皮,并予以釜底抽薪,他們的瘋狂便無以依托,其囂張氣焰定會自行消散。

    在前面《中華〈易經〉現代化勢在必行》一文中,有關西方科學、宗教和邏輯思維等是分散開來探討的,在此也需要將它們三者再集中起來談一談。而對于中西方文明問題,本來遵循“交流互鑒”原則不想說得過多,但港獨、臺獨的鬧騰以及西方有些居心叵測者借勢鼓噪也激發自己不得不說兩句。

    一、近現代科學幫助厘清了中華系統論“綱與目”的基本脈絡

    “綱舉目張”,這屬于毛澤東非常喜歡的一個成語,也是他老人家一種系統論思維的方式方法,我們應該予以很好的繼承并發揚。

    然而在宇宙系統論問題上,“綱舉目張”這一成語由現代科學給出釋義,卻只有二十年左右時間。

    (一)人類近現代文明史上兩大劃時代事件

    中華《易經》系統論雖然歷史悠久,卻難以被西方所接受,但隨著西方物質科學的發展,它為這一理論體系提供了確鑿的證據,并由馬恩的人類進化論給予了充分的驗證。

    1、第一劃時代事件:宇宙大爆炸。宇宙大爆炸理論,是1924年由美國的艾德溫﹒哈勃運用天文望遠鏡觀察到的結果所確立的,它將人類對宇宙的認知提升到了一種新的境界,并開創了理論研究新紀元,屬于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劃時代事件。然而這一理論的發展卻既迅速又緩慢,其一些細節正處于不斷充實完善中,雖然世界科學界在宇宙膨脹的事實面前很快接受了大爆炸理論,但直到1998年才將推動宇宙膨脹的能量命名為“暗能量”,距今僅有20年左右的時間。

    這一事件的發生非同小可,隨著大爆炸理論的確立,迫使全世界科學界不得不承認暗物質與暗能量這兩大宇宙組分的存在,并將其看“成為當今天文學界、宇宙學界和物理學界等等科學界中最大的謎團之一”。在《新世紀11大科學問題》的研究報告中,科學家們認為,暗物質和暗能量應該是未來幾十年天文學研究的重中之重,暗物質的本質問題和暗能量的性質問題在報告所列出的11個大問題中分列為第一、第二位。

    本來,西方科學理論界憑借其物質科學大有一統天下之勢,然而宇宙組分中卻又生生多出了暗物質與暗能量這兩種“天外來客”,其物理學等理論和思維便被捅了個大窟窿,導致現在的自然科學研究不得不面對著“宇宙學+物質科學”這樣一種更大的盤面,其嚴重沖擊著西學的物質觀和物質思維。這令西方科學家們百思不得其解,更使得洋邏輯和洋思維陷入了有史以來最為難堪的尷尬,導致其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而令人吊詭的是,在西方科學理論界一片迷蒙之中,其多出來的兩種宇宙組分卻為我國古代系統論的“陰陽”提供了有力的證據,目前所確準的宇宙三大組分:“暗物質、暗能量和物質”以及它們的相互關系,正好佐證了中華古代所闡釋的“陰陽+八卦”宇宙系統論理論體系。這為我們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提供了有利條件,既然西方科學界已經送來大禮,并將其科學發現真真切切地呈現于面前,如果我們的中華系統論和思維不能乘勢而興,那將屬于我國學術理論界的歷史犯罪。

    由此,宇宙大爆炸雖然攪亂了近現代西方科學文化獨霸天下的一池清水,并致使西學哀嘆:“顯然對于宇宙真相的認知我們人類還差之甚遠”,然而“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它卻像其曾努力推動的經濟全球化一樣,為我們古代的宇宙《易經》系統論做了嫁衣裳,將我們的古老文明又給“梳妝打扮”了起來,并促使其“返老還童”煥發了青春,歷史就是這樣在捉弄西方科學,也在捉弄其文明與文化。

    根據哈勃發現宇宙膨脹的基本事實,它證實宇宙存在一個由“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演化的基本脈絡,從而補充完善了我國古代《易經》系統論之“綱與目”的存在以及它們之間的相互關系,為我們審核并篩選古今中外所有理論體系提供了一種基本的依據。

    2、第二劃時代事件:馬哲歷史唯物主義。毋庸諱言,“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這一基本脈絡和邏輯是由宇宙演化歷史所得出的,而如果對其還存在某種質疑的話,那么馬恩的人類起源論和歷史唯物主義則對其闡釋得非常明白而透徹,它從人類誕生與進化角度對這一順序運動脈絡和邏輯的闡釋有根有據,不容辯駁。

    由此,宇宙大爆炸與馬哲歷史唯物主義便屬于近現代人類文明史上兩大劃時代事件,它們相互印證,并相互補充完善,從而進一步證實了我國古老《易經》系統論顛覆不破的真實性與合理性,即人們所稱的“真理性”。

    籍此,我國古老的《易經》經宇宙大爆炸和馬哲予以現代化后,便進一步明確出了其“綱與目”的組成及其基本關系,從而可以“壹引其綱,萬目皆張”,或“舉一綱而萬目張,解一卷而眾篇明”。

    (二)大爆炸與物質科學

    請注意,這里所談自然科學,實質上已經屬于“宇宙學+物質科學”,它屬于系統總論,并非現在由物理學所談之自然科學,這就是將大爆炸理論與物質科學結合在一起予以探究的原因所在。

    1、大爆炸理論屬于宇宙系統論之“綱”。就西方來講,其文明是由上帝給啟蒙的,所以它們總在標榜自己的“宗教文明”。然而,哈勃的宇宙觀測并由此而誕生的大爆炸理論,終于迫使它們不得不重新接受啟蒙,其對宇宙的真實認知才剛剛開始,其“宗教文明”被迫不得不改換門庭并重新拜請啟蒙老師已是勢所必然,這是事實,也屬于對其“宗教文明”的客觀評判,其以前的一些有神論或其它探討(如哲學)都應屬于唯心論,因為大爆炸理論揭示了宇宙的真實運動,并產生了“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脈絡和邏輯,等于否定了西方神學和哲學靠“抽象”賴以存在的基礎。搞理論研究的人們應該清楚大爆炸理論所誕生的意義,其對所謂的“西方文明”形成了一種致命性打擊。

    文明帶有根本性和全盤性,其理論與思維都牢系于此。大爆炸理論的出現,事實上闡釋了宇宙從小到大運動的基本事實,而從理論上來講,它也通過事實證實了宇宙從無到有真實的演化過程。由此,對宇宙奧秘由“現在”追究“歷史”的逆序思維便可以轉換成從0開始的順序追蹤,從而開始了其“0→歷史→現在”時空的順序運動,毫無疑問它將改寫由西方所闡釋的一些理論和思維。

    在理論探索中,自己一直不愿將馬哲與西方哲學攪在一起,因正是馬哲的唯物史觀才幫我們理清了“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和思維,并進一步證實了我們中華傳統思維邏輯的自然性與合理性。

    由于大爆炸理論和馬哲唯物史觀的相互印證,便將中華古代系統論進一步給予了證實,并會有力促使其現代化,由此也就將我們現代所稱的“基本矛盾與特殊矛盾”和“基礎理論與應用理論”明確出來了,而對過去一些思維和分析法偏差也能進一步做出一些必要的矯正。

    2、“綱”為骨架,“目”為皮肉。宇宙大爆炸理論的出現,它不但使我們古老的《易經》系統論得以復活,并且還實現了彎道超車,再次將西方理論和思維甩在了身后。

    如果對西方或香蕉人講系統論的“綱與目”,它們可能看不懂,但如果將“綱”比喻為“骨架”,將“目”比喻為“皮肉”,而將其“邏輯思維”比喻為聯系西方理論體系之“筋”(其隸屬于有神論),相信他們就能夠看懂了,這就是引文中所講對西方理論和思維予以“抽筋剝皮”的原因。

    中華理論之所以能夠被稱為系統論,是因為它具有所必需的筋骨和皮肉(雖然其皮肉的闡釋有所偏差,但具占位卻是正確的),而西方理論則一直都缺失骨架,事實上屬于一種“軟體動物”,在系統論面前,其猥瑣相昭然若揭,由此便出現了前文所講牛頓和愛因斯坦兩位科學巨匠所追究出來的“有神論+物質觀”那種混搭思維(其哲學已包含于其中)。

    現在從網文中看到許多學者在頌揚中華文明與文化,也有不少學者一直在反對西方文化,但鮮見有探究其“筋骨”的文章,多是在談“肌肉”,其說服力不夠強勢,難以對西方理論和思維產生釜底抽薪的作用。

    如果我們的中華文化擺出一堆“肌肉”與西方文化比肥瘦,肥點瘦點差別都不是很明顯,畢竟人家曾經“闊過”,現在依然“闊”著,并且自感其肥膘還很厚實,但如果探探其是否有“筋骨”,那就揭穿其老底并看出其真偽了,西方理論無論如何也立不起來。而如果強行將其立起來,其便會呈現出以有神論為“筋骨”,而以物質科學為“肌肉”那種不倫不類的尷尬理論和文化,說不好聽一點,那屬于某種“雜碎理論和文化”。如果有誰不服,那就請將西方理論之“綱”列出來讓大家瞧瞧,看其是否具備必須的“筋骨”。

    結合現代科學來講,中華系統論之“綱”或筋骨系著宇宙大爆炸事實,而西方理論之“綱”或筋骨則系著宗教神學,其現代物質科學純屬于其皮肉,這是中西方理論的真實寫照。而在西方文明和文化的老底被揭穿之后,西學體系不知是否會發生“炸營”,對此還不敢妄加揣測,等過一段時間也許會自動給出答案。

    理論如果缺失筋骨不能反映事實,那它一定屬于偽論或唯心論,必將被格式化歸0,然后在為其鋪設好筋骨后重新從頭來過,這樣才能使其完善起來,中華系統論在整合中西方科學理論中所發揮的正是這種基本的功能。

    在此也對那些有恃無恐的西方政客試問一句,當然也包括那些西方文明的盲目崇拜者,西方理論和思維到現在都沒能找到“北”,你們還牛氣什么?而對那些港獨和臺獨者們而言,難道就沒能產生某種被西方文明和文化所愚弄的感覺?

    (三)馬哲轉化為中華思維后更顯活力

    自己知道,現在一說到“哲學”,許多人就將其與馬哲聯系在一起,畢竟我國近現代以來一直在努力普及馬克思主義教育,哲學屬于其三大組成部分之一,對此有情可原。但其與西方哲學存在著本質的區別,這就是探究中一直在將其與西方哲學進行切割的原因。

    1、繼承“本本”既需要放得開也需要收得攏。這屬于一種民間觀點,并且并不一定能反映其全部,但可以為那些高居廟堂的專家學者們提供參考。上面已就中華系統論談了一些基本的看法,下面所談可能會對有些專家學者們有所不恭,并且所談較為坦率,冒犯之處還望見諒。

    “解放思想,堅持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系實際”,一直屬于我們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在建設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中的思想路線,鄧小平更是著重強調:“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這句有關“本本”的話語依然錚錚在耳,然而長期以來,我國有些人們不但將《易經》、道學和儒學搞成了宗教,也將馬克思主義搞成了某種類似的宗教,“本本主義”、教條主義依然盛行,這仍屬于我國理論生態中需要繼續逾越的一大障礙。

    然而據網絡反映,目前我國官科最近曾組織全國近50所高校和70多位專家學者召開馬克思主義學術研討會,也有哲學大碗在重要媒體發文強調“中國哲學”問題,并且總結出了“中國哲學學科體系日漸完善、學術研究不斷深化、學術成果日益豐富、學術人才大量涌現”,但就是不提中央所部屬的“從0到1”基礎研究這一命題,他們這種“學術研討會”除“新瓶裝舊酒”并老調重彈外,談不出什么有學術價值的感悟。雖然其總結了“中國哲學”的發展概況,并且指的是全國范圍,但恐怕其只能代表廟堂學術界,由此也暴露出廟堂“學術研討”與民間探索的一些分歧。

    自己在前文中就曾強調過,中國自古就沒有哲學,運用西方哲學來解構并“重新詮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自己不太贊同這種“緣木求魚”的做法(雖然早期自己也曾這樣)。再說,中華系統論本身自帶基本矛盾的縱向運動與特殊矛盾的橫向運動,并不需要在其上方再按上個“哲學”指手畫腳,這是非常明確的事實,如果非要“畫蛇添足”,那完全沒有必要。所以,將馬哲與西方哲學不加區分攪在一起沒有出路,中國改革開放和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已經給出了答案。

    在對待“本本”的問題上,我們民間與總設計師和現在中共高層的觀點一致,并贊同和擁護他們的做法。既參考“本本”,又不迷信“本本”,而是“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并由社會實踐予以檢驗。所以,“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現在仍屬于一個現實問題。

    對于專家學者們的觀點和顧慮,其實作為老百姓我們并不是不清楚,無非是擔心超出“本本”會影響我們黨的執政地位和其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問題,對此我們也心知肚明。但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一開始就是從“解放思想”并反對“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起步的,而通過這些年來我國的高速發展和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說明這樣做對了,中共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事實已經說明了一切。

    如果專業研究不能讓老百姓信服,應該是存在問題的。所以,建議不必太過于讓“本本”所束縛,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太過于受其束縛,或者說“護主心切”,反而會適得其反,適度才好。在對待“本本”問題上,我們的淺見是,既需要放得開,也需要收得攏,這樣才能夠收到好的效果,我們在草根網辯論中也這樣進行過嘗試,效果很不錯,曾辯得那些反馬列或歪解馬列的人們不敢照面,它為專業研究也提供了一種別開生面的思路。

    以上所談僅供參考,不妥之處,還望給予批評指正。

    2、馬哲自身存在著發展線索。對于馬哲的問題,我們應該認識到,其本身也處于發展中。對于這一點,許多學者可能存在著不同觀點,但我國早就有句成語,“盡信書不如無書”,這句話并不是沒有道理。

    比如馬恩著述前期所提出的“階級矛盾”與后期所論述“人性與獸性”對立統一的矛盾運動,它們之間就存在著很大的跨越性,其由社會現象已經深入到了人類誕生、存在和運動的本質,所以我們需要運用運動的觀點看待“本本”,不應將其搞成一成不變的宗教信條,否則就難以談什么“發展”問題。但現在的問題反映得很明確,我國一些學者既想維護“本本”,又想突破并發展“本本”,既想抬腿邁步可又拔不動腿,將自己處于一種兩難境地,因為它們兩者是矛盾的。而事實上,我黨領導的改革開放和特色社會主義實踐早已經突破了“本本”,并實現了大步跨出,從而在社會科學方面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將馬克思主義發展到了一種新的境界。如果繼續采取保守的做法,不能運用運動發展的觀點看待馬哲原理,拒絕“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不但難以解釋我們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實踐,也很難整理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科學系統論,東摘一句西摘一句拼拼湊湊很難說明根本性問題(發現許多學者一直在這樣做)。

    再比如“唯物論”問題,根據科學的發展,其在反對有神論提出的當時是正確的,但宇宙大爆炸所反映的基本事實則出現了暗物質與暗能量這一新的存在,那就應另當別論了。若兩位偉人在世,他們也一定會將這種新的發現補充進自己的理論體系之中(他們一直都很關注科學進展),絕不會無視科學的發展與進步,同時也會恥笑那些“本本主義”者們過于迂腐。所以,我們需要繼承并發揚的是他們求真務實的精神和學風,而不應該將其論述當作宗教信條供奉起來阻礙其理論向前發展,那樣就違背了兩位偉人的初衷。

    還應該看到,“哲學”解決的是思維問題,但西方哲學本身又存在著唯心論痼疾難以克服,它由于“抽象”而脫離了事實無法“唯物”,只有運用我們中華的順序運動思維才能真正解決其“唯物論”問題,何況馬哲歷史唯物主義本身也真實地反映著人類歷史的順序運動邏輯,兩個方面都提供著無可辯駁的事實依據。

    怎樣將馬哲思維轉化為我們的中華思維,確實存在著很大的難度,我們民間一直在對其進行著積極的探索。前文中一直都在強調的“宇宙觀”和“人類觀”(由“世界觀”分解而來),其本身就屬于哲學術語,事實上它已經將馬哲轉化為我們的中華思維,既繼承了其“唯物論”的本意,又將其從西方哲學中剝離了出來,并且將其分別轉化到宇宙系統論和社會科學系統論之中,也使其具備了“綱與目”之別,與我們的中華系統論從根上緊密嫁接在了一起,其合理成分由此而得到了進一步發揚光大,產生了更強勢的說服力。

    還有,探究中之所以一直在運用“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因為它屬于我國傳統的一種思維邏輯。雖然它也屬于思維邏輯,并且與西方的“邏輯思維”似乎正好對仗,但其與西方哲學不屬于一回事,其并不直接闡釋“宇宙觀和認識論”,而是主導運動邏輯和思維,所以不能將其與西方哲學劃等號。

    實事求是地講,個人認為,馬哲是跨著中西思維邏輯兩界的,1)其辯證法屬于西方思維,但其“唯物”則反映出其孕育著對西方思維的突破;2)其唯物史觀則屬于對西方三維思維徹底的突破,從而產生了四維思維邏輯,與中華思維相通,所以認為唯物史觀才能真正代表馬哲。由此,將馬哲轉化為中華思維后,它已經不屬于“哲學”,而是屬于中華的“矛盾”或“陰陽”思維,使其與我們的中華系統論真正融合到了一起。

    (四)理論聯系實際與本土理論和思維

    西方理論和思維與我們本土理論和思維的區別與聯系問題,它直接關系到中華文明復興大業,而其難點則在于:1)我們本土理論和思維的基本脈絡(即框架)究竟是什么,2)西方理論和思維的基本脈絡(即框架)究竟是什么,3)馬克思主義原理究竟又是什么,并怎樣將其轉化為我們的本土理論和思維。

    孫子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戰不殆”,這是毛澤東最擅長運用的戰略戰術,而縱觀我國整個學術理論界,在“知彼知己”問題上還存在著不小的發展空間。

    1、中華傳統思維復活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任務艱巨?!袄碚搫撔隆闭f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其實很難,它所遇到的仍然是“解放思想”和“本本主義”問題,目前其現象仍然是《怎一個“亂”字了得》。

    “我們從哪兒來、往哪兒去”,我們的本土理論和思維究竟是什么,馬克思主義原理又是什么,在我國學術理論界依然是少有深究,導致這幾個基本問題依然處于朦朦朧朧之中。

    根據馬恩的人類起源論和進化論(即歷史唯物主義),人類社會的“0→歷史→現在”順序縱橫運動邏輯特別明確,為此中央也正式將“從0到1”基礎研究予以立項,意在啟發我們的本土思維,并構建中國特色理論,但目前仍然鮮見有這樣的文章出現,許多學者仍然無視馬克思主義的這一重大發展,仍然在熟練地運用那種被“轉基因”的“邏輯思維”我行我素,難以將自己的思維和理論探索調整為本土的四維思維,無助于《易經》的現代化和中華系統論的復活(還不如人家西方科學界給力),其事實上反而擾亂視聽,阻礙著中華文明復興偉業的早日實現。

    實質上,雖然自然科學有些要項還有待進一步確證,但首先需要啟動我國傳統的本土思維,這屬于最基本的一步,也屬于對西方理論和話語權釜底抽薪的最有效方式。而如果缺失我們的本土思維而欲想“講好中國故事”,那會越講越亂,我國學術理論界多年來一直沒能樹立自己在國內外事物中的話語權,其一大原因就是缺少本土理論和思維。

    近現代以來,中華系統論已從西方科學中吸收了足夠的營養,儲備了足夠的能量,對重新啟動我們的本土思維具備了必要的基礎。再加上大爆炸理論和馬哲歷史唯物主義這兩大發展,為中華文明偉大復興創造了良機,準備了必要的條件,如果不抓住機遇趁勢而起,既愧對我們的先人,也愧對馬克思主義和現代科學的發展,從而成為歷史的罪人。

    在過去的理論探索中,如果說其屬于粗放型放羊式摸索,那么現在中共已提出了“從0到1”基礎研究命題的明確指導和提點,既為我們特色理論研究奠定了基礎,也為其指明了發展方向,希望我國學術理論界對其能夠給予足夠的重視,從而調整思維,打好我們中華特色理論研究攻堅戰。

    到目前為止,在世界范圍內還沒有一種既能夠囊括中西方古代文明又能夠囊括近現代文明的一種系統論,從現實情況看,只有通過中華《易經》的現代化,并啟動我們的本土思維才能解決這一根本性問題。

    縱橫運動一直屬于我國傳統理論的思維定式,但可惜的是,它也在西學東漸中被淹沒了,致使我們對自己的社會活動缺乏有力的學理性闡釋,難以“運用中國話語講好中國故事”,并取得自己的話語權,如:1)我國這些年來的高速發展既體現了馬克思主義原理中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相互促進,也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正是由于中共的引領作用,才確保了我們特色社會主義縱向的高速發展,并將繼續向高質量發展快速推進(因缺失縱向運動思維,目前理論界對其表述學理性不強)。2)我國經濟的“政府主導,市場調節”,其仍沒有上升為學理性質,以致于被西方的“經濟自由主義”予以詰難,還為此而對我們進行制裁(如不承認我國的市場經濟地位),而如果將其上升為明確的“經濟縱橫運動”,不但會在學理上闡釋得很清楚,也會反噬西方的“經濟自由主義”,更會對其它發展中國家起到更有效的示范引領作用,加快大同社會或共產主義社會的到來。3)同時,縱橫運動思維也可以幫助我們正確理解我國在一系列國內外問題上的重要舉措,對與黨中央保持一致能夠發揮積極的作用。

    2、對我國自然與社會科學發展的期望。理論探索也應該講究縱向發展的問題,不能總是在橫向上轉圈,否則就會陷入那種裹步不前的“磨道”之中。

    就目前來講,物質科學雖然屬于現象學,但我們還不得不繼續這樣運用它,因為對能量運動的檢測還有些跟不上,人們的思維也一下難以轉變過來,不得不暫時先這樣拿來運用。但心中需要清楚,物質科學畢竟屬于現象學,并非屬于事物運動的本質,而這種本質還有待于科學的進一步發展才能確定。

    (1)對我國自然科學發展的期望。目前的暗物質與暗能量這兩大宇宙新組分已經實實在在地擺在科學界面前,我們雖然對其做出了一些推斷,將其說成是中華古代理論中的“陰陽(正負能)”,但并沒有將其說死,還為科學家們留有很大的空間,等待他們拿出最后的實證結果予以確證。

    暗物質與暗能量基本性質的確定,這是系統總論所產生的必備條件,而如果缺失這些基本條件,就難以將西方“哲學”的本質分析透徹,人們也難以接受系統論思維,上面所提宇宙系統論需要借助于馬哲歷史唯物主義得以確證的原因就在于此。一旦這兩大宇宙新組分得以確證,必將在現代科學基礎上產生新的系統總論,它將為人類文明翻開新的一頁。希望我國科學界運用我們中華理論和思維的老底子,結合現代科學積極作為,努力但當,運用好我國所提供的先進科學設施,盡快取得突破,并拿出令人信服的確證成果。努力為世人解疑釋惑,也為歷史解疑釋惑,現實已經向科學界提出了這一迫切要求。相信這種確證也為時不遠,因科學的發展越來越接近于宇宙誕生、存在和運動的真實。

    (2)對我國社會科學發展的期望。馬克思主義基本是以探究社會科學為主,由于其歷史唯物主義對西方思維產生了某種根本性突破,所以在整個人類文明史上,其產生的本身就屬于一種較自然科學的超前發展,也屬于西方科學的一種歷史性突破。所以,希望我國社會科學界更應該積極作為,更應該努力將我們的傳統系統論思維與馬克思主義的突破相結合,從而盡早產生我們中國特色的社會科學系統論(即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

    根據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運用我們的中華思維將其展開后,它便呈現為經濟學和人文科學。相比較而言,目前的經濟學理論除缺失勞動之根外,應該說人文科學較為落后。通過新聞報道也可以看出,我國領導人在與他國領導人的會談中,除強調加強經濟合作外,也將人文交流特別提了出來,這反映出人文科學屬于社會科學的一塊短板,對此應給予高度重視。

    將人文科學分解出來后,首先會將我國優秀傳統文化囊括其中,其次也可以將其它各種文明和文化經過一分為二分析取長補短融合于其中,然后再回過頭重新與經濟學結合在一起,不但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馬克思主義的性質突出了出來,也將中國共產黨的性質突出了出來,毫無疑問其屬于“人性和勞動性”,在人類社會的發展進步中,也毫無疑問需要由這樣的政黨來領導,從而保障人類社會向著更加“人性和勞動性”的方向發展。這樣的定性非常明確,其馬克思主義內涵也非常充盈,它不但能夠為廣大勞動人民所擁護,而且也能夠被世界人民所廣泛接受,更會加速崇尚“叢林法則”資本主義政治體制的土崩瓦解。

    就整個世界范圍來講,人文科學這一陣地目前主要由宗教神學所占據,資本主義理論和文化就是鉆了這個空子,所以目前的人文科學屬于一塊很大的短板,甚至可以說是空白。而我國卻由于傳統的無神論文化,在這方面占有一定的優勢。但由于政治經濟學將經濟學與人文科學混在一起,反而將我們的優勢項目:人文科學給搞得難覓蹤影了,致使像我們儒學等這樣的優勢項目給搞得沒處按沒處放,成多余的了,這很不應該。為補充完善我們的傳統理論與文化,學習引進外來文化都非常必要,但如果搞成“東施效顰”,那就貽笑大方了。

    深研“本本”,“理論聯系實際”,并由社會實踐給予驗證,這屬于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的政治思想路線。除繼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外,我國目前所開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其主抓的屬于人們的思想或意識形態,這屬于改造人的人文科學范疇,由此就更能夠看出我國學術理論界所面臨的短板所在了。

    思想或意識形態是反映理論文化體系本質的,目前的主題教育,事實上也為我國社會科學界布置了一道高深的命題。近年來,“自我革命”一直屬于黨報和官媒的高頻詞,但真正的“自我革命”,首先應該是思維和思想的革命,這對許多人來講雖然屬于一件痛苦的事情(因其必然涉及不同人的利益),但卻可以進一步提升并凝聚我們信仰的力量。我們黨不斷地發展壯大,很大原因就是憑借信仰的力量,從而戰勝了重重艱難險阻,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所以,人文科學不可忽視,它不但會有力地促進經濟的發展,也會提升整個社會的道德文化水平,會將社會引向更加光明的未來。

    就我國的政治制度來講,如果沒有歷史的縱向運動,理論缺失縱向運動思維,那么我們黨對中國的運動引領什么?她還做什么領導或引領者?中共主要是領導中國社會在歷史的縱向運動中向前發展的,即便在橫向運動中需要克服并抑制各種干擾,其仍然是為了保障社會的縱向運動發展,這次在處理中美經貿戰問題上就體現得非常明確。大家都熟悉當年毛澤東與黃炎培的“窯洞對”,其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就是中國自封建社會以來的“歷史周期率”,其原因就是我們的傳統社會科學缺失推動歷史縱向運動并實用的科學理論,致使中國社會在“歷史周期率”中往復循環走不出“磨道”。由此再看西方的政治制度,像它們那種多黨制政黨主要是領導社會在橫向運動中互撕互斗的,它也同樣陷入了輪流執政并在“歷史周期率”往復循環的怪圈之中,也進入了那種現代化“磨道”。即便其極力運用“民主”予以包裝和美化(其確實蠱惑了許多人,如港獨和臺獨分子,以及我們學術理論界許多西方文化盲目崇拜者等),但仍難以改變其你推翻我我又推翻你反復扭打互撕的本質。

    其實早在遠古時期我國就產生了縱橫運動思維,但后來對其繼承并運用得有些差強人意,尤其是近現代以來,隨著西方哲學思維的盛行,我們國人似乎將自己的傳統思維給忘記了。哲學思維雖然在應用中實用性較強,但其漂浮性會導致人們任意解釋,也會干擾縱向運動思維(如十年動亂),這是需要引起重視的一個問題。其實,我國“道德”概念的本身就屬于一種有縱有橫的系統思維,只是后來因科學發展的局限導致理論研究進展緩慢,社會科學系統論更是有欠完善,直到引進馬哲的唯物史觀后我國才走出了“歷史周期率”的怪圈。由此也證明,馬哲思維主要是主導社會的縱向運動的(如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并不是許多人所理解的那種橫向思維(如內部搞“階級斗爭”)。所以,作為我國的學術理論界,更應該依托我們中華縱橫思維的老底子,努力實現馬克思主義更深度的中國化,并使它們融合于一體。

    實事求是地講,通過閱讀大量資料說明,在繼承并發展中華文化與馬克思主義這一歷史性命題的領悟中,還真是只有中共高層站得高看得遠,能夠發揮引領性作用。這不是奉承話,而是實話。所以,我們要自覺接受中共的領導,并與其保持一致,從而打好社會科學系統論(即“哲學社會科學”)攻堅戰,有力促進我國經濟學與人文科學的同步向前發展。

    就目前來講,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深度推進中尋找突破口,既屬于我國所急需,也屬于《易經》現代化或復活中華系統總論最現實的方案,希望大家做出更進一步的努力。

    二、系統論三大障礙屬于三位一體

    西方宗教、哲學與科學,這屬于中華系統論現代化所遇到的三大障礙。而這三大障礙,事實上是聯系在一起的,它們三位一體,宗教和哲學屬于其“骨架”,科學屬于其“皮肉”,而將它們三者聯系在一起的,則是“邏輯思維”,這屬于其“筋”。

    (一)三大障礙都屬于在現象上做文章

    通過搜索發現,網絡中雖然存在著“本質學”與“現象學”詞條解釋,但都局限于三維思維空間,其空間都是靜止不動的,由此就決定了西方思維的總根子屬于馬哲所反對的那種靜止思維,不屬于運動思維。我國遠古早就明確闡明,“往古今來曰宙,四方上下曰宇”,說明宇宙時空是運動的,而西方的靜止思維與我們中華的運動思維截然不同,并且矛盾很深。所以,對“本質學”與“現象學”的詞條解釋不敢茍同。

    前文中有句話,【西方所稱的“科學”,總體屬于物質科學,其不同于我國古代的“氣一元論(即能量一元論)”】。而物質科學屬于現象學,中國的“氣一元論”則屬于本質學,它們真正屬于“兩股道上跑的車”。按理說,本質與現象結合在一起才屬于正解,所以,它們兩者都不夠完美,都存在著各自的缺欠(中國古代通過“五行八卦”所闡釋的現象學存在著偏差)。

    宇宙大爆炸的事實反映,物質科學明顯屬于現象學,而哲學則是根據這些現象由“邏輯思維”予以“抽象”所產生,所以它不可能真實地反映出“世界觀和方法論”,因為其自身便存在著無法克服的矛盾,實質上它仍然是在闡釋運動現象,并非屬于事物運動的本質。所以,西方因總是“抽象”地看待世界及萬物的本質,這屬于它們一種統一的視角和思維,由此就決定了其理論和思維基本屬于馬哲所反對的那種“唯心論”。

    如果依據現象進行“抽象”,那也絕不可能“抽象”出宇宙和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也不可能“抽象”出其四維運動時空,更違背自然的四維運動邏輯,這屬于西方哲學思維的短板和硬傷,希望大家能夠看清楚這一點。同時也希望能將馬哲與西方哲學徹底切割開來,不要像官科那些哲學大腕們那樣將它們攪在一起,由他們給“辯證”起來會越說越糊涂,既說糊涂了別人,也說糊涂了他們自己。

    通過我們傳統的“0→歷史→現在”運動思維予以闡釋,事物運動的本質是其自身所固有的,而通過現象予以“抽象”絕對產生不出本質,其只能屬于一種對現象的另一種形而上學描述,所以,西方哲學實質上仍然類屬于現象學,其只不過屬于在現象學基礎上所玩的另一種花活而已,由此而產生了其所謂的“邏輯思維”。

    而深究起來,宗教神學從本質上來講也屬于由現象所“抽象”而產生的一種把戲,也是在現象基礎上所玩出的一種花樣,只不過其對自然真相的認知較哲學思維更加茫然無知。正因為這種花樣在西方思維中由來已久,并根深蒂固,所以其才與哲學和物質科學相得益彰,由此就更能夠看出西方“邏輯思維”的本質了。

    在此也形象地比喻一下,西方的宗教神學、哲學和物質科學,事實上屬于在現象學之根上所開放的三朵并蒂蓮。

    (二)“邏輯思維”頂不住順序運動思維三板斧

    根據以上探究,現在我們可以試問一下,事物運動的本質是其固有的還是由“抽象”所產生的?其答案肯定是前者。而如果運用西方的“邏輯思維”,本質則是靠“抽象”所產生,而這種“抽象”則會產生多種解釋,我們在草根網就曾遇到過數名自稱的“哲學大師”,并且一個比一個牛,都曾撰寫了大量文章自吹自擂,但都經不住順序運動邏輯和思維的三板斧,全都給砍得“趴窩”了。

    一直以來,西方有些哲學家并不是不想將其哲學予以“唯物”化,但其兩大弊病難以克服:1)早年科學的發展還沒能揭示出宇宙誕生與演化的真相,盡管其哲學一直在爭辯“宇宙的本質”,事實上全都是猜測,2)其“抽象”的三維慣性思維難以克服,產生不出四維邏輯思維,由此也就難以“唯物”。所以,西方哲學界一直在其嫻熟的三維思維中繞圈子數千年而難以自拔,只有馬恩兩位偉人才使其走出了迷谷,從而向著反映事實的真相而邁進。

    西方的有神論和哲學,就像我國許多學者一樣,其所掌握的知識不但不能助推其思維的深化與突破,反而成了其一種難以擺脫或不愿割舍的沉重包袱,制約著理論和思維的向前發展。

    還有,對《易經》的現代化解讀需要一定的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功底,并需要某種深度思維,如果對能量運動缺乏刻苦鉆研,對其的解讀一定會是牽強附會,難窺其妙,因為《易經》屬于“運動之經”,如果不能讀懂運動,不但難以讀懂中華系統論與思維,也難以讀懂馬哲“運用運動的普遍聯系的觀點看問題”。

    (三)西方霸權已日薄西山

    本來,西方理論與思維發展得順風順水,與西方霸權一起,在全世界形成了一定的統治地位。但許多人可能并沒能意識到,宇宙大爆炸理論的出現和逐步發展,以及馬恩對人類起源和進化研究中所揭示出來的基本事實,并運用中華系統論思維對其原理予以深入解讀,所反映出來的基本問題卻將西方的邏輯思維和理論給捅了個大簍子,它無論如何也兜不住了。

    從整個基本面上來講,現在的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基本處于同樣的發展階段:1)自然科學:物質科學在極力阻撓(中華)系統論的出現與復活,2)(寄生)資本在努力阻撓科學技術的發展與普及,它們兩者都在極力阻擋人類文明的向前運動發展。

    前進還是倒退,保守還是變革,這對目前的世界來講屬于一大世紀命題,我們的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已經對這一命題給出了答案。目前的美國處于保守主義位置上,而我們中國則正在積極進取,并推動世界經濟與人文的歷史變革,努力將人類引向更加光明美好的未來。

    對于美國霸權來說,這次對中國發動的經貿戰,通過G20峰會期間中美兩國領導人的會談說明,美國不得不拋棄其霸權思維(最起碼被迫暫時這樣),放下身段“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說明其已經無計可施,也必將無果而終。而對伊朗擊落其無人機也同樣是無計可施,也必將無果而終,說明其世界霸權已經日薄西山,日暮途窮了,其目前已經嚇唬不住誰了。

    對于臺獨和港獨等,別看其現在鬧得歡,其也屬于一種日暮途窮的表現,連它們的主子都已經日薄西山了,它們還能蹦到哪里去?只要將西方文明和文化給予抽筋剝皮,并結合近現代科學發展對其進行釜底抽薪,它們這把火會很快熄滅,不足為慮,我們適度應對一下,繼續保持我們的戰略定力并積極進取就是了?,F在真正著急上火的不是我們,而是他們,因為歷史給他們留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其正處于倒計時之中,他們那種囂張氣焰只不過屬于最后的瘋狂。

    由此,對于美國那些政客來講,不管其國家過去如何強大與輝煌,也不管他們曾如何霸道,宇宙膨脹的事實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都擺在那里,歷史已經由不得其任意解釋和操弄,它會迫使其不得不尊重事實,最終不得不向事實俯首稱臣。

    所以,針對目前世界運行的基本態勢,我們大家應該攜起手來,在中共的領導下,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爭取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早日實現。

    以上探討屬于個人見解,也算是民間觀點的一種,可能存在不夠全面深刻之處,歡迎大家給予批評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5年生于山東惠民縣,1971年高中退學在農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農民和3個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過在職學習獲取部隊“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大專學歷,1992年轉業到“濱州外貿食品公司”,1997年下崗四處打工,2004年創辦企業,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間沒能掌握相應的基礎知識,所以在養病期間便自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想搞懂搞通一些問題,由此發現一系列矛盾,便順著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觀與方法論。由于是自學,從未在正規雜志發表過文章。所以,在草根網開博(或許是不知深淺)也算是自己拜師學藝。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awyo.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澳门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