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樹松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齊魯怪杰 - 朱樹松首頁
忽然“見到”王海波
2019-07-09
字號:
    閑來翻網絡,忽見王海波。陡生難以名狀味,心頭似開鍋。憶昔少年時,同班并課桌,回首叫你王海皮,反聲激烈喊啰啰。記得是同庚,而今都白發。一晃五十多年過,寫個回憶吧……

    近日,瀏覽網絡,忽然看到了同學王海波的信息:有二則是2017年的,一是《中紅網》的消息,王海波在湖北紅安紀念其父親王建安上將誕辰110周年活動時的講話圖片。二是萊蕪戰役勝利70周年《萊蕪日報》的訪文。還有一則是十五年前《生活日報》的文章,說王海波弟兄三人從外地到濟南戰役紀念館,捐贈他們的父親王建安上將生前所保存的有關濟南戰役的革命歷史文物。

    王海波,弟兄四人,他是老小,從小學我們就是同學,記憶里是同齡。在濟南經九路小學,他在一班,我在二班。那時我很笨,個頭矮,不好動,不惹眼。在我的記憶里,同學們大都知道王海波。知道他并不是因為他是高級將領的孩子,而是在每年的體育比賽上。王海波,個頭高,體格棒,跑得快,很有名。尤其是60米和百米短跑總拿好名次,多是第一名。在五六年級的時候,學校里來了一位年齡稍長的新校長,女的,姓牛,很和藹,是高年級的政治課老師。記得給我們上第一節課的時候,她身穿一件有些舊的墨綠上衣,好像是還燙著大卷發。她首先介紹了自己的姓名,并在黑板上寫下了“牛玉清”三個字。而且那節課是講的雷鋒的故事,很生動,同學們聽得很認真,對此印象很深。牛校長在校時間不長,沒多久就調離了學校,后來才知道,她是王海波的媽媽。

    到了中學,濟南十四中,在初九級六班,我們卻成了同班同學。教室里分四縱排課桌,中間兩縱排相并,左右各一縱排,每桌兩名學生,大部分是男女同桌。王海波在橫排最后一排,背靠墻,我在橫排倒數第二排。學校上課時,為了保護學生的視力,每隔四周(記憶如此)都要橫向換座位,借以調整眼對前方(黑板)的角度與光線(因為,教室只有一面墻有大玻璃窗)。這樣,我們的座位一旦都橫向調整到中間兩縱排時,我和王海波就成了并行的前后位了。班里的同學大都有善意的綽號,王海波都叫他“海皮”。而我,因為姓朱,大都叫我“啰啰”,也有叫我“大耳朵”和“朱大頭”的。想起那時的學校生活,毫無家庭背景的高低窮富之分,同學們相處無間,心底無邪,交往總是很熱乎。同學間即便有點小摩擦,大家一呼隆,就會馬上煙消云散,留下的卻是美麗的點綴。

    記得那時王海波也喜歡寫毛筆字,他經常寫仿,也時不時的給我炫耀,因為我也好寫。記得一次正好輪成前后排時,上俄語課因我們在課堂上悄悄地爭論毛筆字水平的高低,被老師發現,砸了粉筆頭。

    最讓我記憶深刻的是王海波的家教:那是在初一時,一天中午王海波在游泳池(四里山游泳池)游泳時,不知怎么回事,把鞋給弄丟了。結果,在家里被將軍父親“教育”了一番后,下午上課,竟然光著腳丫子來到學校。同學們見狀都叫他“赤腳大仙”,而王海波卻一臉正經地說,他爸爸說了,戰爭時期有草鞋穿就不錯了,老百姓支前好多人都是光著腳丫子。你把鞋弄丟了,敗壞,不知節儉,讓你嘗受一下光腳的滋味,以后就記住了。那天下午的課外活動,王海波是光著腳打的籃球。這是一件很小的生活瑣事,現在看起來“處理”的似乎有點過。但仔細想一下,如果每個人都如將軍這樣嚴以律家,我們的國家還有什么不強大的呢?

    后來,王海波參了軍;再后來,我作為“知青”下了鄉……一晃五十多年過去了,要不是網絡勾起了回憶,很可能這段學校生活就會永遠淹沒在時光的流逝之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1年生,山東省文聯退休干部;著名詩詞家、書法家、易學家。出版詩、書、文、易集《鶴軒詩草》《閑言碎語》《風雨十年知青路》《朱樹松預言精選》《選樓居家28法》《秘訣集注》《朱樹松詩書鑒賞》《即將醒睡的雄獅》《生日乾坤》《剃頭與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轉載,敬請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處,并告知作者。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awyo.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澳门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