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華復興 - 流波首頁
從希羅多德到亞歷山大到王表和石碑之偽造一線牽
2019-07-04
字號:
   “新文明文化史觀”第五講(2)

    本無歷史紀錄的古希臘文明從虛構希羅多德寫《歷史》被羅馬開始稱之為“歷史之父”到馬其頓之亞歷山大橫空出世建橫跨亞歐非大帝國……可謂大手筆,天馬行空。

    古埃及二千多年前就沒有國家,又何來國家編年史記錄;但拿破侖入侵埃及,發現了金字塔與獅身人面像,不淡定了,奇怪的事情出來了,距海邊幾里地的地方挖出了用古埃及文、古希臘文、當時本地語三種文字的羅塞塔碑。造假者不想一想,兩千多年過去了,泥沙如此巨大的年年泛濫的尼羅河沖出了幾十里的沙灘是必然,哦,對不起,考慮不周么;還在海邊沙土里風吹雨打海水浸泡的,三種文字還如此清晰可見么,對不起,任務緊急,你們不曉得矮子破侖個子不大脾氣大么;二十年后溫博良竟破譯了碑文,于是,古埃及學誕生了。而“古埃及學誕生”的目的就是“古埃及文明”運用而生,所有這一切,都是為誕生古希臘文明奠基。

    以上說了,兩千多年時,古埃及沒有形成什么國家,想仿照中國杜撰以后的歷史是不可能的……但金字塔遺址是有的,獅身人面像是客觀存在,把這個古代王朝編造出來,這是可以的,這就是“古埃及王表”的偽造……這便又轉到了“歷史之父”編造的《歷史》了,說是一個叫曼涅陀的寫了《埃及通史》(筆者笑說,還通史,嘖嘖,是不是越古老越厲害)記錄了古埃及歷史,這就是今天看起來多么完整的古埃及歷史共分三十一個朝代——為早王朝時期、古王國時期、中王國時期、新王國時期了——歷史就這樣系統地有序地編造出來了……那么,這個王表參考了什么真的東西呢?有的,就是中國夏朝王系表,許多重大事例都吻合——看來,金字塔里面的精美的壁畫和字,都是中華文字的完美圖解罷了,呵呵。

    西方造假,跟今天東西造假是一樣一樣的,有個好東西今晚出來,明天早上模仿的就來了,而且具多米諾骨牌效應。有了古埃及王表,那沒有兩河流域的古王表怎么行呢?當然不行啦!這個“蘇美爾王表”顯然具有了骨牌效應。

    我們看看搜狗詞條,怎么介紹“蘇美爾王表”的:蘇美爾王表是一份古代文獻,發現于美索不達米亞各地,使用蘇美爾語書寫。目前發現總共有十六份,互相之間基本相同,是現存最完整的王表,而蘇美爾王表是現代學者起的名稱。此王表列舉了官方的統治者以及他們統治的時間。按照王表,“王權”自天而降,然后從一個城市轉移到另一個城市。王表中早先的君主大概都屬神話人物,統治時間非常長。后來的許多君主,是實際存在的歷史人物,但是王表也會將他們的統治時間說的很長。

    “一份古代文獻”,被“發現于美索不達美亞各地”,兒戲,到處可發現……還搞出十五六個版本來,造假的智商硬不是一般的硬朗……而“美索不達美亞”,造假者專門強調是個“希臘化”名字,生怕今天揭穿起來不是假,我也是醉了。還說“王權自天而降”,當然“自天而降”——沒有的文明可以自由自在的偽造么,感覺我這么解釋更符合實際不是?!巴鯔鄰倪@個城市轉移到另一個城市”,還“城市”,只怕是連同時代中華鄉村一個殺豬圍觀的地方都不如吧……及今為止,這些地方被吹噓得仿佛比今天發達多了,可又真的挖出了像樣點的城市么?拿個來與城頭山、良渚、二里頭比比看……王權還轉來轉去——是對我天朝過去“皇帝輪流坐,今天到我家”理解有誤吧,呵呵。

    這不又來了,同樣的套路,又類似造假古埃及的“曼涅陀”著《埃及通史》一樣,兩河的偽造很相似的。怎么編造呢?說公元前350年前后,希臘化時代有位巴比侖人貝洛索斯來到希臘,在希臘他用希臘語寫成了一部《巴比侖尼亞志》,此書已佚,但是很多古希臘著作中保留著對它的引文。當然要佚,不佚那不穿幫了。在近代考古學開始以前,這本書可能是后人關于那個遙遠的兩河流域文明的唯一的知識來源。

    應當說,有了這么個說話,后面造假起來就有了源索,就無所不造都行了,只怕當時想不到。于是說,雖然由于貝洛索斯是巴比侖人,在他的時代,他應該仍然能接觸到蘇美爾文明的大量文獻資料,可惜的是,他的《巴比侖尼亞志》(筆者說,還“志”類的耍起來,學點皮毛耍大刀了)只是按照古希臘讀者的興趣所寫的,專門講述了亞述和巴比侖的神話故事,只字未提蘇美爾城邦的史事,沒提到阿卡德王國,甚至沒有提到漢謨拉比和他的巴比侖第一王朝。這里至少說明了這么個問題,當時沒想到這么具體詳細去偽造的么,誰知道你們后面膽子越來越大胃口越來越高又是城幫(筆者笑了:鞋幫還差不多)又是王國還“漢謨拉比”(筆者戲語:中華漢朝莫來比)了……

    當時這個沒細造多造,所以歐洲現代學者對于貝洛索斯多少感到有些痛心,因為有證據表明貝洛索斯知道這些史事卻沒有寫在他的書里,直到二千年以后的近代,人們通過艱難的考古才發掘出了那個輝煌的時代。貝洛索斯的書中,所提到的大洪水之前的諸王,與蘇美爾王表中所記載的驚人的吻合(筆者戲揄,乃乃的,自己造的還不吻合),不僅人名相同,而且統治的時間也完全相同。呵呵,不是“艱難的考古”是“驚心動魄”的考古造假和宏篇偽史杜撰。

    法國人,又是法國人……古埃及有“羅塞塔碑”在海里騰空躍起,那兩河、蘇美爾、巴比倫怎么辦,手心手背都是肉呵!好,咱破侖帶了頭,破了矩,一次是,百次也是,來吧!二百年后,在1901年12月,由法國人和伊朗人組成的一支考古隊,在伊朗西南部一個名叫蘇撒的古城舊址上,進行發掘工作。一天,他們發現了一塊黑色玄武石,幾天以后又發現了兩塊,將三塊拼合起來,恰好是一個橢圓柱形的石碑。石柱兩米半高,它的上方刻著兩個人的浮雕像,一個坐著,右手握著一根短棍,另一個站著,雙手打拱,好像在朝拜。石柱的下部,刻著象箭頭或釘頭那樣的文字,經考證,這正是用楔形文字記錄的法律條文——《漢謨拉比法典》。

    在中國,幾百上千年的石碑文字,再保存得好也是模糊不清了,但在造假者手里,也許只是無需要,否則上萬年還清晰無誤哩……再說,知道是造假又怎樣?又奈我何……

    西方這樣子虛烏有,七里八里,拐彎抹角二三百年偽造出來的歷史,西方學者理直氣壯,中國的捍衛者到今天比西方維護捍衛得還堅定不移……而由漢代司馬遷《史記》《夏本紀》記載的夏朝,有完整的王系列表,近代疑古派,今天西方及西化派卻因為沒找到具體夏朝都城遺址而說沒有得到證實,所以中華文明只有不到四千年……

    但無論西方人一路來怎么想著去造假,比如王表,有個模范的,就是咱夏朝王系表……比如無論把古埃及或蘇美爾(巴比倫)造假得多么輝煌、天花亂墜,但其中也有個模范——中華文明,這就是這兩個文明說來說去與中華多么相似相近——這也成了近百多年來中華文明來自古埃及或古巴比倫的口實——其實這是故意為之是豬八戒倒打一耙罷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名劉博,湖南新化人,生于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援藏八年,高校教育八載,后又從事地方人大工作,原湖南省人大民僑外委辦副主任。巍巍昆侖網站站長、中華《山海經》與文化研究會(籌)副會長、湖南師大文史客座教授、做為嘉賓參加了第一屆中國科學家論壇和十六屆國際人類學與民族學聯合會大會、昆侖人類文明問題研究和中華復興社會問題研究課題組負責人、湖南省文藝家協會會員、湖南梅山文化研究會副主委,等等。新時期(改革開放時代)左翼民族愛國啟蒙思想家和理論家、紅色網站的創始人之一、新文明文化史觀和理論的創建者、人類文明文化史學者、人類學與民族學學者、《源——人類文明中華源流考》一書作者。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awyo.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澳门博彩